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 您现在的位置: 杏耀 > 科技创新

杏耀 :《星期专访》郑文灿︰民进党急务 清理战场

  加入日期:2019-04-26 16:27    点击量:2628
来自杏耀的报道:

桃园市长郑文灿。(记者谢武雄摄)

2018-12-24 08:06

【记者谢武雄、魏瑾筠、余瑞仁/专访】

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在逆境中以高票连任桃园市长的郑文灿顿时成为媒体焦点,而后从要求府院党都需改组检讨、婉拒代理党主席到协调党内中生代共推行政院秘书长卓荣泰参选党主席,且为了桃园等三市未纳入国旅补助,不惜对中央呛声、酝酿要撤换观光局长,成功让政策改变,一连串的动作总吸引目光,成为民进党内最受瞩目的中生代,也让各方看好他未来的接班态势。

问:在中央执政不力的因素下,你能大胜国民党对手、高票连任的原因为何?

答:这次大选,我的得票成长五万多票,与对手国民党陈学圣差距拉到近十五万票,对手没有接地气应是败选主因。这次选举我在桃园十三区全赢,在蓝营票仓的中坜区上届输一万五千票,这次赢了七千票,来回就有二万二千票,这对国民党来说是大挫败。我想,能得到市民的认同,最重要的是将市政工作化繁为简,让市民都听得懂市府到底做了哪些建设与努力,这就是“郑文灿模式”,因此在选举时,尽管对手一天一抹黑,也是没用的;另外,前县长吴志扬任内好的政策市府延续了,例如青年就业站、大学就业博览会加上证照站、学习站、学分班补助,而错误的政策就喊停,铁路高架化就是最明显案例,我认为这是次佳方案,改为选择地下化的百年方案,才能获得民众认同。

问:蔡英文总统辞去党主席后,党内要求中生代接班,各界认为你接任党主席的呼声最高,你从不参选党主席,到与党内中生代共推行政院秘书长卓荣泰参选党主席,其中的转折为何?

答:不参选主席的主要考量是市政工作几乎要耗掉我九成五的精力,实在分身乏术;而与党内中生代共推卓荣泰参与党主席补选,旨在强调中生代愿意共同承担责任,否则新产生的党主席会太孤单,这套“剧本”是七个人一起想的,透过串连讨论,大家都觉得中生代站出来比较好,期间也曾询问前立委陈其迈的意愿,因陈其迈婉拒,最后敲定共推卓荣泰,而卓荣泰须循党内民主机制参选,由党员直选。

问:你认为民进党在九合一大选败选的原因为何?要如何痛定思痛,重新找回国人的支持?

答:这次大选,民进党在中台湾的台中、彰化、云林全垮,南台湾的嘉义市、高雄也被翻盘,台南市虽然保住,但得票率也大幅衰退,因此我在选后喊出府院党都得改组,要让国人对民进党的检讨有感,且诚如卓荣泰所说,“韩流”的产生,是民众对民进党各种施政不满情绪的投射,党内必须检讨为何人民从喜欢民进党变成讨厌民进党。

我认为,民进党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得赶快“清理战场”,让一些不利的因素告一段落,毕竟这次选举因“韩流”带来执政版图的改变,显示民众对民进党政府两年半的执政不满意,举凡年金改革、同婚议题、一例一休、庶民经济、核食等议题,都让民进党吃足苦头。

另个让民进党失分的就是台大校长遴选案的僵局,由于教育部、台大互不让步,不仅造成学校没有校长,影响台大竞争力,更影响社会观感,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补正先前的遴选瑕疵,重启遴选机制,让利害关系者回避,如果管中闵仍然出线,自然就解套上任。

问:行政院长赖清德二度表达辞意,对于赖的去与留,你有什么看法?

答:赖清德院长的施政其实做得很好,包含解决五缺问题、照顾偏乡等,还有很多新政策,想把事情解决、也有能力做好,但无奈选举输了,以我对赖清德的了解,他觉得必须信守责任政治,因此会选择适当的时间离开,也让蔡总统可以重新布局,安排新的执政团队。

问:这次台北市长选举绿白分家,柯文哲险胜连任,但北市立委补选绿白仍各自提名,未来绿白还有合作的可能性吗?

答:台北市长选举中,民进党姚文智只拿下十四%选票,绿营支持者明显出现了弃保现象,让柯文哲市长惊险连任。但柯文哲要发展成为第三势力,得要有鲜明的主张、旗帜,目前看来还没形成,未来绿白合作要看项目。只是,选后柯文哲似乎还没“完全放下”,因此“蔡柯会”气氛不佳,目前台北市的立委补选也各自推人选,未来只能存异求同,寻找合作契机。

问:你即将进入第二个市长任期,是否考虑党内市长接棒人选、条件为何?

答:未来要接任市长的人选一定得要接地气,如果是现任立委,就得先通过下次选举的考验,如果没办法连任,想要挑战选市长,难度就会很高。当然,是否挑战接棒,得看立委自身的态度。

事实上,四年后的市长选举,党内有提名机制,现阶段我还是做好市政工作为主,党内接班问题缓一缓再说,毕竟来年的总统、立委大选会很艰困,中央执政有一定包袱,才二年半的时间就产生这么大的困局,著实令人意想不到,我会心无旁鹜,先做好眼前市政工作最重要。

问:你是否会在二○二四年角逐总统大位?

答:我觉得还是将市政做好最重要。我认为,要成为合格的总统候选人,得要有地方治理、国政治理经验,如此的培养程序很漫长,绝非一蹴可几,能符合条件的人才相当有限;政治领域中,很多人常提到“我的志愿”,但大部分人的愿望都没办法实现,我不会许一些“遥远的梦想”,会以务实态度、一步一脚印把工作做好。

问:台北市及蓝营县市长将会强化两岸交流,你在桃园市长任内,对美、日城市外交著墨很深,未来推动城市外交的重点为何?

答:两岸的城市交流当然是好的,但当“九二共识”、“两岸一家亲”成了“通关密语”,这样是加了些政治路障,毕竟彼此交流时,双方的待客之道总不能要求客人讲一些“没办法接受的话”,同样的在作客时,也不会去呛对方。交流就是交流,应该尽量把政治开价降低,如果开价过高,会很难交流。

我在首届市长任期内的确和很多美、日城市有密切交流,下个任期会增加东南亚国家城市的交流,对于与中国的城市交流,会抱著可遇不可求态度,不会去强求。

问:网络政治时代来临,这次选举有韩流效应,未来你与桃园市府,乃至民进党要如何因应?

答:网络的发达确实已让民众对政党的黏著度降低,但网络平台会有极端化效应,不易产生理性辩论,加上假新闻带风向,使得言论趋向极端,这是执政者要面对的问题,尤其是传统造势活动与网络民意会有相当落差,但无论如何,未来的政治必须善用网络工具、注意网络民意,学习网络行销的技巧,直播的观众竟然比演讲会多了十倍,演讲二、三千人很多,网络累积二、三万人很容易,将来我会花更多时间在脸书、LINE等网络平台,向民众报告各项市政建设成果。